社科網首頁|客戶端|官方微博|報刊投稿|郵箱 中國社會科學網
其他
《哈耶克大戰凱恩斯》推薦序
2013-03-14 15:30:09

*中國社科院世經政所國際金融研究中心(RCIF)討論稿,Feb.25,2013

《哈耶克大戰凱恩斯》推薦序

何帆

        想象一下有一個買賣思想家股票的股市。過去和現在的思想家都可以上市交易,他們的行情有漲有落。有些經典的思想家是藍籌股,他們的沉浮主導著時代的精神。也有些風光一時的思想家很快就被人遺忘,甚至被迫退市。有時候,會出現一匹“黑馬”:一個名不見經傳的思想家在特定的歷史背景下突然受到熱捧?;钴S在股市的交易者們有的是投資者,堅信長期持有、價值投資,對自己信仰的思想深信不疑;也有些交易者是投機者,他們并不看重思想家的內在價值,而是更關心同一時代的人們更偏愛哪個思想家,只要站隊站得準,他們就永遠立于不敗之地。不要以為這個股市只是少數知識分子們參與的市場,這個市場上的行情影響著我們每一個人的生活。思想家即使在死后也難以得到清凈,后來的崇拜者和反對者會不斷的把他們抬出來,或是祭奠,或是鞭笞。我們想要完全做到特立獨行亦是難上加難。思想界就是一個江湖,江湖多恩怨,有時候你已經得罪了別人,自己還莫名其妙。

        哈耶克和凱恩斯是經濟學界的兩個最大的藍籌股。如果說愛情是文學家最喜愛的主題,那么自由放任和政府干預之爭就是經濟學家們最喜愛的主題。盡管他們心里也知道,爭來爭去爭不出個什么,但從來沒有什么話題能夠如此激發經濟學家們的狂熱。在追隨者們看來,哈耶克就是自由放任的代表,而凱恩斯則是政府干預的代表。你是哈耶克一派的呢,還是凱恩斯一派的?你必須要做出選擇。每一派都認為自己才是正宗。他們之間的恩怨,甚至超過了金庸小說中華山派“氣宗”與“劍宗”的門戶之爭,而是達到了“正教”與“魔教”間水火不相容的程度。

        正如拉羅什??圃浾f過的,“大多數虔信者讓我們對虔誠感到厭惡”。哈耶克和凱恩斯之間的分歧究竟在哪里?他們的大多數追隨者其實也說不出來。而正因為如此,我覺得讀讀英國記者Nicholas Wapshott的這本《哈耶克大戰凱恩斯》或許能給我們更大的啟迪。在Wapshott的筆下,凱恩斯和哈耶克不再是抽象的教條,而是還原了他們有血有肉的真身。他們的命運和時代的命運交織在一起,他們之間的恩怨情仇交織在一起。要想把他們的思想分歧區分開,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凱恩斯比哈耶克年長16歲。盡管哈耶克也凱恩斯一樣,也出身于知識分子家庭,但和凱恩斯相比,哈耶克一直有一種隱隱的自卑感。凱恩斯身上一股高高在上的貴族氣質,他當時已是名滿天下、而且辯才無礙。哈耶克則從奧地利剛剛來到倫敦,連英語都講不好。他跟隨米塞斯學習的奧地利學派,在英國經濟學界幾乎無人知曉。就像Wapshott所說的,這是一場龜兔賽跑,一開始,凱恩斯早就像兔子一樣一溜煙沖了出去,而哈耶克還在起跑線慢慢的爬。但哈耶克自有一股不服輸的倔勁。1931年,哈耶克在倫敦進行了四場講座,招招指向凱恩斯剛剛萌芽的經濟學新思想。之后,哈耶克又發表了一篇對凱恩斯《貨幣論》的猛烈批評文章,發表在倫敦經濟學院的《經濟學刊》上。這篇措辭激烈的評論文章激怒了凱恩斯,他馬上寫了一篇文章回應,并在文章中順帶著把哈耶克幾年前的《價格與生產》一書批了個體無完膚。這樣的辯論絲毫無助于學術的進步。遠在大洋彼岸的芝加哥大學經濟學教授奈特關注著這場辯論,但他倍覺失望。他說,根本弄不明白這兩個人究竟要爭論什么。

        凱恩斯很快就休戰了。不是因為出于紳士風度,而是因為他正在構思一部更宏大的著作,那就是《就業、利息與貨幣通論》。凱恩斯發現他無法贏得政策決策者的支持,也無法說服像哈耶克這樣的同代經濟學家,于是,他希望借助這本《通論》,在年輕學者中傳播自己的思想。這本《通論》盡管晦澀難懂,但它很快引發了一場“凱恩斯革命”。尤其是在大洋彼岸的美國哈佛校園,《通論》吸引了所有35歲以下的經濟學家。著名經濟學家加爾布雷斯回憶當時的情景,說凱恩斯的新思想就像一種病毒入侵到太平洋的一個孤島部落,所有的人都被傳染上了。比加爾布雷斯他們年長的經濟學家漢森,起初懷疑凱恩斯的思想,后來成了堅定的支持者,他寫了一本《凱恩斯理論指南》,儼然成為十字軍東征的領袖。沒有一個人在傳播凱恩斯主義方面比薩繆爾森的貢獻更大,他的《經濟學》教科書影響了幾代經濟系的學生。??怂乖臼枪岁嚑I的大將,后來改投凱恩斯陣營,正是??怂拱l明了IS-LM框架,把艱澀的凱恩斯思想用圖形清晰的表達了出來。

        哈耶克也失去了和凱恩斯爭辯的興趣,他轉而開始對極權體制的批判。他在1944年發表了《通向奴役的道路》一書。此書為他贏得了世界范圍內的聲譽,反對政府干預的學者們將此書視為一顆重磅炸彈。但在當時,哈耶克的思想仍然顯得與時代脫節。1947年,哈耶克邀請了60多位好友在瑞士佩爾蘭山頂的杜帕克酒店開會,結果到了37位。這些自由主義的堅定支持者們站在阿爾卑斯山顛,感到一種深深的疏離感,猶如圣人遭到了宗教迫害,才躲到了這個與世隔絕的地方。在這次會議上,佩爾蘭山學會成立了,由于佩爾蘭是朝圣的意思,因此佩爾蘭山學會又被稱為朝圣山學會。參加第一次朝圣山聚會的大家包括:哈耶克的長期支持者、英國經濟學家羅賓斯教授、哈耶克的老師米塞斯、芝加哥大學年長一代的奈特教授,以及年輕一代的施蒂格勒、彌爾頓•弗里德曼、哲學家波普等。朝圣山會議之后,哈耶克的個人生活陷入低谷。他因為離婚之后贍養開支增加,急于到美國找一個薪水更高的教職。原本,他希望能夠到芝加哥大學經濟系,但卻遭到了拒絕。一些芝加哥大學的經濟學家說,《通向奴役的道路》太暢銷了,受人尊敬的學者不應該犯這樣的罪。最后,哈耶克成了芝加哥大學社會思想委員會的社會與道德學教授。

        哈耶克是那種堅持己見、一肚子不合時宜的學者。他的思想受到了左右兩派的攻擊。當時蒸蒸日上的凱恩斯經濟學派認為他已經完全過時。奇怪的是,極右派,如極其活躍的安•蘭德也說,哈耶克是“完全、徹底、惡毒的混蛋”。支持他的人也不一定贊成他的思想。比如彌爾頓•弗里德曼在政治主張上力挺哈耶克,但弗里德曼的經濟學套路卻直接師承凱恩斯。他一上來就是貨幣總量的概念,在哈耶克看來,在一個知識分散的社會里,怎么可能會有總量的概念呢?另一些支持哈耶克的學者,尤其是在東歐等地的學者,滿懷激情地支持哈耶克,但并不清楚哈耶克贊同的只是個人自由,對所謂的民主制度憂心忡忡?!锻ㄏ蚺鄣牡缆贰穭倓倖柺?,芝加哥大學的赫爾曼•芬納就寫了一本《通向反動之路》,聲稱哈耶克的著作是“數十年來民主國家里出現的對民主制度最險惡的攻擊”。從某種意義上講,芬納說的是對的,民主制度天生含有大政府的基因。

        哈耶克苦苦等了四十多年才揚眉吐氣。1974年,哈耶克獲得諾貝爾經濟學獎。但令人尷尬的是,這一年的諾貝爾經濟學獎同時授予了左派的繆爾達爾和右派的哈耶克。結果是兩頭不討好。哈耶克發表獲獎演講時說,諾貝爾經濟學獎荒唐可笑,繆爾達爾則譴責頒獎給哈耶克。但不管怎樣,諾貝爾獎讓哈耶克徹底重生,多年的抑郁癥眨眼間消失。尤其是到了20世紀80年代之后,由于凱恩斯主義的補藥吃得太多,西方經濟出現了滯脹的難題,反對政府干預的經濟學思潮再度占了上風。當時,撒切爾夫人在英國,里根總統在美國,大刀闊斧的反對政府干預,實行私有化,創造出奇跡般的輝煌。撒切爾夫人把哈耶克奉為精神導師,說她上大學的時候就讀過哈耶克的書。20世紀90年代之后蘇東解體,原來的計劃體制紛紛轉為市場經濟,更是讓哈耶克名聲大噪。

        風水輪流轉。凱恩斯主義者也開始體會到當年哈耶克經歷過的遭人冷遇和嘲笑的感受。直到2007年美國金融危機爆發前夕,如果你自稱是一個凱恩斯主義者,其他的經濟學家一定會用鄙夷的眼光看你。一批凱恩斯主義學者打算自己辦一本《凱恩斯主義經濟學雜志》(Journal of Keynesian Economics),最后發現,這個雜志的縮寫將是JOKE(玩笑)。這可謂經濟學家的黑色幽默。但是,正如加爾布雷斯曾經說過的,只需要再來一場衰退,凱恩斯主義就會復活。如今,百年不遇的金融危機到來了,一時間,凱恩斯的股價又開始飆升。

        Wapshott的書中講到一個有趣的細節。當凱恩斯讀到哈耶克的《通向奴役的道路》之后,他給哈耶克寫了一封熱情洋溢的表揚信,但他也不無善意的提醒哈耶克:“你贊同必須在某個地方劃下界限,也贊同邏輯上的極端是不可取的。但是你從未向我們說明在哪里、怎么劃下這條界限。誠然,你我劃線的地方可能有所不同。我猜,照我的觀點,你大大低估了中間路線的可行性?!?凱恩斯在內心深處是信奉自由經濟的。但和別的學者不一樣的是,他隨時愿意做出必要的妥協。他相信,為了保住“核心陣地”,放棄一些“外圍工事”是可取的??傊?,我們一定要干些什么。

        這場爭論的最終結果會是什么呢?天知道。但我只知道的是,大部分關于凱恩斯和哈耶克的爭論,都與凱恩斯和哈耶克無關。

【聲明:本報告非成熟稿件,僅供內部討論。報告版權為中國社會科學院世界經濟與政治研究所國際金融研究中心所有,未經許可,不得以任何形式翻版、復制、上網和刊登?!?/FONT>

 

电玩城天天捕鱼手机版 十一运夺金人工计划 福彩3d论坛乐彩 福建体彩11选5开奖结果今天 快三开奖助手免费 排三选号最新技巧 上证大盘年线图 体育彩票七位数怎么玩 专业股票配资公司 福彩3d直选中奖多少钱 股票配资平台排名